正能量>负能量的世界

一切乱七八糟情绪的宣泄地
本人性别女爱好女,已出柜,性别男勿扰谢谢啦
【冈本圭人妈粉,吃各种相关,主圭凉产出,欢迎点赞&交流脑洞】
【这里内容主要是随笔 小小说 同人 日常生活照 cos存放】经常赞/推荐一屏幕JOJO,更多消息请戳微博【霁红瓷_Baka鬼鬼正能量】【http://weibo.com/u/2100807407】感谢你的每一个点赞和推荐,欢迎评论♥努力成为温柔的人♥︎

【圭凉】夜弹05(R)

*其实我都快不记得的:04

*其他的戳:【圭凉整理合集】

【请悄咪咪的戳:全文】

以下和谐版本:


【圭凉】夜弹05(R)

05


半夜,山田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,映入眼帘的是台灯发出的暖橘色的光。
冬季的室内中充满着从空调口中推送出来的暖气,山田从身旁的床头柜上拿起手机,屏幕随之亮起,“两点十分。”他随手点开了手电,去楼下接了杯温水后,一边走楼梯一边发了条短信。
“在干嘛?”
热气从手中的杯子中上升至眼前,他张嘴轻轻吹了两下,水蒸气便像游鱼一般扭动了两下身形。
屏幕亮了起来,他笑着点开,对着问他怎么还没睡的消息解释起了理由。

他小心的用唇贴近杯边,吞下一口温水,再把杯子放在桌上,从坐姿转换成趴在床上,又保持着盯着屏幕的状态反手拽过身上的棉被。
液体滋润了干涸的喉咙,而陪伴的人滋润了寒冷的夜晚。
直到解释完毕起夜接水的理由,山田才终于得到了第一个问题的答案,“在调音。”他说。

半夜相当安静的空间中,正坐在床边的圭人被突然吵闹起来的手机吓了一跳。
他想都没想就接下了电话,一个停止音乐声最简单快捷的方法。
“喂?”
“喂……”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太清晰,拖长的尾音黏在一起,像是布丁底部的焦糖。
“怎么了?”圭人用肩膀夹住手机换手,然后转手放下了吉他。
“还不睡吗?”接着对方喝水的声音也传了过来,他甚至脑补出了他喉结滚动着的样子,紧张的也咽了口水,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
“嗯,要准备过几天的演出。”
“那,祝顺利。”
“唔,其实刚刚琴弦断了,感觉稍微有点不吉利……现在换了新的,所以在调整。”
“是吗,那你要小心哦,各种方面。”
冈本圭人笑了笑,没有去细想最后一个词的深意,当然山田也没有去解释,两个人又随意的聊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。

第二天早上山田接到了转单的电话,派送员询问他的收货地址,说是一个姓冈本的先生要转送货物。
山田先是问了问订货人会不会知道更改后的地址,得到了不会的回答后,一边吐出了店内的地址,一边在想那个家伙到底订了什么东西过来。
结果下午的时候派送员什么都没说,直接塞给他一个盒子。
他抱着不大不小的盒子,小心的晃了晃否定了是个炸弹的猜想,直到打烊后才回阁楼小心的拆开——是个加湿器。
他根据附着的说明书往里面加了水,并点了几滴香薰的精油进去,戳着中间像是鼻子一样的开关把它打开,还拍了个照片给对方发了过去。
“你觉得是猫还是狗?”
“这个,有些难……”他随后又补了一条“喜欢吗?”
“哈哈,喜欢。”他想了想,添了句“超喜欢。”

所以经过不瘟不火的几天闲聊之后再次看到那个号码闪起来的时候,山田凉介以为是那个家伙终于开了窍要约他出去。
他勾着嘴角放下手中最后一支高脚杯又擦干净了手上的水,接起来却是个女声。
“您好,这里是市综合医院,请问您认识冈本……冈本圭人先生吗?”接下来的话如果不是因为对方过于认真的语气,他都要以为这是什么整蛊游戏了。
等他赶到医院的时候,已经差不多是十点了,直接穿着室内的工作服套上了外套的山田居然出了点薄汗,所以在他看到除了两手手掌包了绷带以外,基本上整个人状态不错,还在看到他的一瞬间飞速眨眼表示开心的时候,恨不得一巴掌上去糊他一脸。
‘把我的担心还给我啊,混蛋。’山田猜他的白眼一定已经翻出来了。
“真的不好意思,我们通知的时候是选的最近通讯录里面的人碰运气,然后不小心把另一个急诊的病人跟冈本先生弄错了。”挂着实习牌子的小护士这么慌张的道着歉。
“啊,没关系,人没事就好。”山田也低头行礼。
坐在一旁凳子上的冈本圭人此时正晃着被包着纱布的小手,一脸人畜无害的跟他打招呼,想要说什么,立马就被山田的眼刀吓到闭嘴。

“所以说其实没什么啦。”因为伤口还是有些渗血,圭人保持着举着右手手的样子走在山田身边,稍微歪过身子观察对方的表情。
“那你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跟我说。”山田翻了不知道第几个白眼,不知道是因为没被约生气还是被虚惊一场气的,想着一会儿还要跟店长解释突然跑出来的理由,感觉更加烦躁了。
“我手用不了嘛。”无辜男子挥了挥自己的爪子。
“所以呢?你到底干了什么搞成这样?上房揭瓦掉下来了?”山田挑起一边的眉,一副‘我到要看看你是干了什么的表情。’
“啊,痛!”冈本圭人习惯性掩饰尴尬的抓了下脸,顺便扯到了伤口,“嘛……我今天去彩排,隔壁团的姑娘说化妆室的灯泡有点问题,我就想是不是太松了,上手拧了一下,没想到它直接那么炸开了……”圭人偷瞄了身边正在认真听的人,声音越来越小,“然后玻璃碎片就戳进手掌了……这样。”
山田都不知道要吐槽什么好,一脸“还能这样?”的表情,差点就把“你是不是傻?”说了出来,但是看对方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只好作罢。
“所以……”圭人看着他。
“所以?”
“这几天就拜托你了!其他人可能会因为我没法去乐队而吃了我……”
“阿嚏!”山田用一个响亮的喷嚏回答了他。
圭人纠结着用还凑合没伤的那么严重的左手抓了抓头发,然后从脖子上取下那条围巾,右手做着不太入流的辅助,笨拙的给他把围巾围了上去。
山田耐心的等他做完,然后无奈地吐出了两个字“好吧。”

钥匙从对方的口袋中摸出,门是他开的,山田有种自己才是主人的微妙感。
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,他走进去麻利的脱掉了鞋子和外套,然后扶着身后那位“残障人士”脱了鞋子又给他脱了外套。
“我想洗澡……”他忽然这么说。
“你这个伤口,不是不能碰水的吗?”山田看着他。
“所以,需要帮助。”他说得义正言辞。

圭人的手包了个袋子,贴在墙上防止水花的误伤,挺大个人正老实的坐在小板凳上,享受难得一遇的服务。
和之前相比,现在的立场完全对调了过来,山田忽然觉得就是那句话,“出来混的迟早都是要还的。”
“我要开水了。”
“嗯”不用看也知道,对方一定是一脸乖乖的样子闭上了眼,让他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他的脑袋。
“啧,都是发胶。”

山田去拿放在柜子里睡衣的时候,无意间发现旁边还放了另一款小一号的睡衣,他还没来得及往什么女朋友那边想,圭人便在他身后幽幽地说了一句:“给你买的。”
吓得他差点把手里的衣服扔了出去,自己的小心思仿佛被猜光的惊吓之余,他还努力冷静下来谴责了一下对方光着屁股到处溜达的行为。
独居的冈本圭人一脸无辜。

山田忽然觉得他们之间多了很多不太必要的身体接触,让他怀疑到真的需要这么彻底的照顾吗?
不过意识到时已经晚了。

他先大致穿好了自己的衣服,一边的圭人已经费劲的坐在床上套上了睡裤,套完就要往被子里钻。
山田凉介一脸黑线,无奈之下还是开口询问了他客用的床被在哪。
“我家没有客用的棉被。”
他得到了这样的回答。
“那你朋友过来的时候呢?”
“我不喜欢让别人住下来。”
“那……”山田的理智让他闭了嘴,把那句“我呢”强行咽了下去。
对方在他反应的空档已经用胳膊肘夹着枕头放好,半靠在床头准备钻进被窝了。
“你等一下……”山田凉介不由得凑了过去,心想要是这家伙继手伤了之后再感个冒,自己就真的什么也不用干了,边想边抓过一旁的睡衣要给这人套上,对方似乎没有要挪起来的意思,山田只好甩掉了拖鞋,半跨坐在他身上,盯着圭人把手臂穿进袖管。
山田右手捏着扣眼,左手打算把扣子往里顶,天色完全黑下来的卧室只点着光亮微弱的夜灯,不太清晰的视野下,他只好将布料往自己身前扯了扯,颇有揪着对方领口要打架的意味。
这一拽不要紧,被迫前倾的圭人忽然离他很近,近到有些温暖的鼻息直接就这样扫到他的脖颈。
他自然的抬眼看他,却像是被什么捉住了心神。
近一点,再近一点,他似乎就能尝到对方唇瓣的味道,带有一点点凉意,却柔软无比,像是早晨吞掉的那颗果冻,吃过之后还会忍不住回味它的味道与触感。

山田将嘴唇移开一点空隙,手掌压着对方的肩膀,他用眼神去捕捉他的,然后开口说:“要做吗?”
冈本圭人看着他的眼睛,觉得并没有别的选项。
他正求之不得。

山田觉得今天特别的热,他软着身子看着后方那个家伙,感觉自己要在浴缸里泡晕了,幸好有对方的手臂圈着,不然自己就真的滑下去了。
手机闪了两下,山田绕过圭人的胳膊伸出手,就那么把下巴放在他大臂上看信息。
【山酱,雄也因为圭人参加不了演出正在郁闷呢。】from知念侑李
【我也正郁闷。】山田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没有管亲友之后发过来的一堆问号,和紧接着的一条只有“我懂了”三个字的内容,直接扣过了手机,在浴缸中转了个圈,把头抵在对方的肩头,身体完全放松下来,想要就这么沉睡下去。
圭人举着又被山田简单包过的右手,艰难的抱着他在避免磕碰的状态下挪动出了浴室。
两个人一个累的半死,另一个算是半个病号,挣扎着吹了吹头发,表示大概谁都没有再折腾一遍的力气,旧的床单被扯了下来丢进洗衣机,新的就那么胡乱的铺了上去,睡衣显得太过多余,两人就这么关了灯裹着被子入睡,一夜无梦。
他们还什么都不用多想,暂时。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大概快要准备收尾了【大概】←虽然一定会有番外车吧

最近太忙了,更新就,随缘吧OTZ

手动比心

评论(4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