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能量>负能量的世界

一切乱七八糟情绪的宣泄地
本人性别女爱好女,已出柜,性别男勿扰谢谢啦
【冈本圭人妈粉,吃各种相关,主圭凉产出,欢迎点赞&交流脑洞】
【这里内容主要是随笔 小小说 同人 日常生活照 cos存放】经常赞/推荐一屏幕JOJO,更多消息请戳微博【霁红瓷_Baka鬼鬼正能量】【http://weibo.com/u/2100807407】感谢你的每一个点赞和推荐,欢迎评论♥努力成为温柔的人♥︎

【圭凉】容身之所

*短、正文向、HE

*其他戳:【圭凉整理合集】

【圭凉】容身之所


“圭人,你看你看”,仰躺着的山田翻了个身骨碌到了圭人身边,把手机递过去给他看,同时冈本圭人伸手去拽着他被子的一角,好让他裸着半身的恋人不至于着凉。
“怎么样,可爱吧?”他兴奋的这么说着。
照片上的是他之前合作过一个工作人员的孩子。
“嗯。”圭人含糊着这么回答,休息日过早的清醒总是会带有些焦躁的情绪,好坏参半的那种。
“真好啊,我也想要。”山田还在感叹的同时,圭人熟练地够过床头柜上的香烟,点火入肺。
“等等你别在床上抽烟啊。”
“啊,抱歉。”圭人拿下口中的香烟,在烟盒上按灭,然后下床去了卫生间。

讨论在中途停止,不欢而散,虽然恋人并没发觉但他的不对劲。
这个话题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提及,叼着烟的圭人这么想着,第一口抽的有点猛,嘴里净是苦味,头有点晕,额角又一抽一抽的痛,他将吸了大半的香烟用指尖掐灭,刷了牙又洗了脸,努力保持一个很平常的状态,走出门的时候似乎是犹豫了一下,他又转回去洗了手,吸了口气,又再洗了一遍。

其实两个人都知道,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说,工作事业上亦或是私生活方面,他们都不会有孩子。
尤其是三十岁之前,正需要铆劲上升的时候,就算再怎么喜欢,结婚生子也是天方夜谭,尤其,还是同性之间。
只不过是说说罢了,但时间长了难免会不知如何回应,这种尴尬的情绪逐渐转化为焦躁感,让他无所适从。
而这只是个小小的起火点而已。

还没回春,裸着半身跑出来的圭人打了个喷嚏,站在门口的山田拿着他的睡衣等他出来,他伸手抖开,将它罩在他头上,而后山田侧过身进去洗漱,手腕被圭人牵住,他自然的回过头,两人交换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吻,算是道过早安。

今天山田的工作从下午开始,而圭人却是上午有约,时间点掌握的不是那么好,草草吃过早餐之后,圭人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出了门。
那句“我出门了”被他吞进去又磨磨蹭蹭的吐露出来,山田照例回了他个“嗯”。

早些时候下了场雪,不太大,只是覆盖住地面那层的程度而已,白色的雪安逸的躺在轨道周围的土地上,等车的站台已经被清理干净却还是有些湿漉漉的。
外面的天不算太好,天阴着估计是还要下雪。
圭人将脖子上那条原本属于山田凉介的围巾紧了紧,这么说是因为上面有恋人香水的味道,他将脸埋了点进去,毛料格外的亲肤,他向空中吐出了肺中的空气,发白的气雾像是吸烟时的吞云吐雾。

交往了多少个年头,他根本不想去数,从他认识山田的那时候开始,各种暗恋明恋,两个人兜兜转转终于走到一起,而之前那些胡闹般的小动作,究竟要归类到哪一边,其实他自己也不太清楚。

手机闪了两下,他用手掌扬起它,屏幕亮了起来,是父亲的定期联络,将人互相掌握对方的情况,无论是从荧幕上看到还是偶尔的交谈中猜出来的,他抓了抓头发,想着要不要偶尔也回家一趟。
电车来了,将他的思绪打断。

人,偶尔也会有想要逃避的时候。
冈本圭人没想过,大概会有这么一天,自己会有想要从山田凉介身边离开的想法。

 他们之间有些无法复原的东西,就像是被折坏的页脚,被摔碎的玻璃杯和冲动时说出口的那些伤人的话,它们堆积一起,碎片叠着碎片,因为太过尖锐所以无法触碰。

工作比预定结束的要晚,然后他从周围工作人员口中得知了对方也是同样,他出神的想着,拒绝了经纪人送他回去的提案,一个人出了大门。

他站在车厢里,没有坐下,出神地看着对面被白雪覆盖着的道路,那块整片的雪地上有串脚印。
他就那么鬼使神差的下了车,绕出站台从台阶上下去,一脚踩进雪里。
加上之前的积雪,一共堆了两层的厚度,冰凉的雪从缝隙中挤进鞋子又钻入裤脚,每踏出一步,在地面与鞋底的空隙中发出的“咯吱”声,仿佛在嘲笑他一般。

那天晚上山田半夜醒来,习惯性的摸了摸旁边,枕边空落落的,“啧”他咋舌,拉过被角,在暖气充足的空间中却觉得冷的要命。
他发现他急需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那个人却恰巧不在这里,令人烦躁。

早晨,冈本圭人从自己的床上醒来,昨天闲逛到半夜,最后还是选择回了自己家,衣服没脱直接钻进了床被。
和衣而睡的结果就是裤脚还带有些凉意,身上裹着放了好久的棉被,一点也不松软,有股子尘土的味道,保暖程度也很勉强,不像他们家里那床。
他又把头往被子里塞塞,蹭了蹭脸才终于决定起来,今天有番组节目的录制工作,从家出发比之前要稍微远一些,头发又长长了一些,今早却没有那个会帮他打理的人在。

意料之外的比其他人早到了许多,而山田几乎是踏着他的脚跟进来的,他戴着口罩手揣在兜里走到不远处那边放下东西,伸出一只手把耳机摘了下来。
他从那边看着圭人那头乱糟糟的头发,走了几步过去,习惯性的想要帮他整理,手伸了一半,化妆师拎着箱子走了进来和他们打招呼,手就那么揣回了兜里,手自然的攥拳,拇指的前沿压了压食指,指甲顶的皮肉有些痛,最终又放开了。
他们错过了一个可以缓和气氛的机会。

两个人说不上是吵架,都在用余光打量着对方的态度,山田大概猜到了对方一夜未归的理由,却也不好开口解释些什么。

山田凉介喜欢孩子,可以说是非常喜欢的程度了。

他一直想要组建一个温暖的家庭,谁知道人生的路上总会有些偏差,可笑的是,如果让他再选一次,他一定还会走到对方的身边,他也明白这一点。

毕竟,如果只是住人的房子怎样都好,那种地方不能算是个家,不是他想要的家。

然而,目标只能完成一半这种事,总是难以释怀。


节目一如既往地录制完毕,两人伪装的还算成功,毕竟不影响工作是在一起的前提。
圭人在吸烟室坐了好久,手指上的烟草早就烧完了,断掉的烟灰就那么掉在了裤子上。
他忽然有些迷茫,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,这么多年过去了,也不再是当初以为“根本不会成功”的暗恋有了结局,已经失去了恋爱初期的新鲜感,他突然很害怕再想下去。
终有一天,对方会厌倦的吧。

他停止了思考,起身把滤嘴丢进烟灰缸,拍了几下裤子上的烟灰,起身往门外走。
他故意错开其他人的时间,避免他们好奇的询问,他不知道如何解释,更不知道怎样面对恋人。

他推开门,山田正靠在门边的墙上等他。
他抬起眼帘,那个眼神似乎是一种询问,不是所谓“你昨天去哪了”的训斥,而是近乎于小心翼翼的期待。
他似乎在说‘你今天回来吗?’
圭人忽然有些紧张,好像做了什么错事一般,心脏跳个不停,他想他大概是真的错了。
“嗯。”他对他做出了回应,然后极其轻微拽了一下恋人的衣角。

两人极少一起坐经纪人的车回去,他们都坐在后排,圭人杵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风景,山田则靠着他的肩膀闭眼休息,车里太过安静,只有车内暖风吹出来的声音,惹得经纪人时不时就在意得瞄一眼他们。
他们牵着手。
在视线被挡住的阴影里。

这次经纪人兜了几个圈子将两人送回家门口,他们下意识的松开了手,热度从指尖散开,渐渐被凉意覆盖。
山田站在原地,失落来的有些迟。

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,圭人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,是那么的自然。

圭人开了门,山田便迈步先进了玄关,房间里没开冷气,似乎比外面还要冷。
“对不起。”他说,道歉的话语伴随着门落锁的声音。
山田忽然有些气,却不知道是在气对方亦或是自己,“你这家伙!”他一拳向圭人肩膀捶去,对方吃痛却绷着没有出声,山田低着头,声音有些带着哭腔的干涩,他哑声吐出了接下来那几个字,“不要剥夺我的容身之所。”
圭人伸手把他搂在怀里,制止对方说出接下来的话语。

有些话必要又不必要,只是需要一个开口,言语便像水流一般涌出,它们汇聚到同一条河流当中,再说什么已是多余。
山田将头埋在他的颈间,圭人将手指插入他的发间,恋人的发一如既往的柔软。
他低下头,冻得冰凉的指尖划过对方的脸颊。
他凑上去吻他。
他恨不得生出许多手脚,将眼前的人死死的捆在自己身边。

还是太年轻,一定要分出个对错,在分水岭间犹豫不决,却发现很多事根本没有什么最正确的选项。
需要的只是遵从本心的勇气。

那天晚上,山田做了个梦,醒来却不太记得内容,他摸了摸环绕在身上的手臂,迷糊的向后转,凑近了去贴上那个温暖的怀抱。
冈本圭人没有完全醒,只是下意识的用鼻尖蹭蹭他的脸颊。
他笑着握住了他的手,亟待与他一同进入下一个梦乡。


因为有对方的存在,所以其他的什么都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还是冬天的时候写的,之后大病小病和别的临时兴起的梗就放置了,正文向的有点压抑

但是我觉得是每对恋人都必须要经历的过程

会有摩擦、会冷战和闹脾气,经历之后才能变得更加的成熟吧

评论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