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能量>负能量的世界

一切乱七八糟情绪的宣泄地
本人性别女爱好女,已出柜,性别男勿扰谢谢啦
【冈本圭人妈粉,吃各种相关,主圭凉产出,欢迎点赞&交流脑洞】
【这里内容主要是随笔 小小说 同人 日常生活照 cos存放】经常赞/推荐一屏幕JOJO,更多消息请戳微博【霁红瓷_Baka鬼鬼正能量】【http://weibo.com/u/2100807407】感谢你的每一个点赞和推荐,欢迎评论♥努力成为温柔的人♥︎

【承花】单向箭头

☆神志不清产物
☆短,大概虐

算是承太郎先告的白。
在他葬礼的时候。
雨水冲刷着墓碑上的文字,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,195的个子与恶劣的天气格格不入,他没有打伞,因为毫无意义。
他的目光快要把花京院典明这几个字盯得穿出了孔,然后模模糊糊的文字被吐了出来。

其实在之前他有过很多次机会。
简单的话语就是淤积在喉咙里,像是生活在山洞中的蝙蝠,靠超声波传递,但人类却分辨不出其中的含义。
他曾想着把这份感情掩藏在心底,想着等他们平安回去,就赌一把,如果最后自己因宿命而去,那么这种情绪便会带进棺材。
当然,这是最坏的打算,所以他并没有想过,会有相反的结局。
那些曾经在眼前晃着从觉得有些碍眼的后来又觉得十分可爱的刘海,如今散落成发丝,粘在红发上面的血块那么生硬,他看着他的脸,触摸着没有温度的皮肤,他发现,他永远的失去了他的答案。

他时常看着他。
夜晚映着篝火的脸颊。
坐在车上随着风被吹过来的刘海。
他裹着绷带的样子。
他顺着自己的目光看过来,那双宝石般清澈的眼睛。

承太郎还是说出来了,所以从那以后,他开始看到一些幻影。
他出现在他的梦里,他们像从前旅途中那样聊天,虽然只是对方一味再说而自己惜字如金的回应罢了。
半梦半醒中,他好像漂浮在空中,他对他笑,唇凑上他的脸颊并落下一吻,毫无温度。

承太郎觉得他大概是病了。
后来,他看到过从墓碑背后划过的绿色衣摆。
路过商店街的哪家饰品店,他总会有橱窗里摆着一对儿樱桃耳坠的错觉。
百无聊赖的瞥过电视里的采访,他仿佛看到主持人身后的行人中有一抹红发飘过,他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,可惜电视节目无法倒退。
他有一次甚至说出了声,他说:“你在吗?”
当然,没有人回应。

花京院比想象中要麻烦得多,承太郎不得不花了比其他人更多的时间去接受他的死亡。
努力不显露情绪的持续着学习、生活、工作,甚至结婚生子。

然后他一次又一次的踏上旅途,继续做从前他们未完成的事。

最后的最后,冰冷又咸腥的海水呛进气管,口腔当中充满了血腥味儿,他看着女儿的身影,忽然想起他从前带小小的徐伦在海边堆沙堡,他又联想到曾经和他一起去过的沙漠,那里的沙子打在脸上能出血,但捧起来却会从指缝中溜走,溃不成型。
意识一点点变得模糊不清,这回大概真的可以见到他了吧,他想。
他张开嘴,重复着墓碑前被雨声埋没的话语。
“你知道吗,我喜欢你。”
石沉大海。










【甜向戳】

评论(6)

热度(29)